殊途同归

魔道众人全员穿书


[第二、四章有许些添加。如果各位不嫌麻烦的话,可以回去看一看]

     【这么想着,忍不住靠得里角落那只香几更近了些。这一靠,便觉出脚下一块木板与其他地方明显不同。魏无羡心中一奇,附身开始东敲西敲。生前刨坑挖坟找地洞的事做多了,不消片刻,竟让他翻起了一块板子。】
   “你还敢说没有?没有你干吗要离的更近!”江澄怒气更盛,合着这俩这么早就搞上了,那老子之前那么拼死拼活是图个啥?
   “我觉得好闻不行啊,那说明我品味高。”魏无羡理直气壮道。
     小苹果:???谁在叫我。
   “去你的吧,就你那满脸白粉还叫品味高?糊弄谁呢你?”江澄道。
   “那又不是我弄的,是莫玄羽。”魏无羡道。
   “那你干吗不马上洗了,还要等到大梵山。”江澄嫌弃道。
   “你不爱看就别看了,又不是给你看的。再说了,我画成什么样,蓝湛也不会嫌弃的。是吧,蓝湛。”魏无羡期待的看向蓝忘机。
     蓝忘机果断的点了头。魏无羡见他赞同,笑的更灿烂了,高声向江澄喊道:“看见了没,江澄。蓝湛也说好看。”
     江澄知道自己比无赖肯定比不过他,便给了他的白眼扭过头去不说话了,魏无羡也喜滋滋的躺回蓝忘机怀里了。
     蓝曦臣看着江澄气鼓鼓的样子,失声笑了出来,握住江澄的手刚唤了一声“晚吟”,便被无情的推开了。江澄冷笑一声,道:“你跟蓝忘机那货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离我远点。”
     莫名被媳妇儿嫌弃的蓝大:媳妇儿,我是好东西啊。不对,我不是东西。也不对,媳妇儿,我真不是什么大猪蹄子,你理理我啊。
     蓝曦臣转头便看见了腻歪在一起的忘羡:忘机,最近远处出现了一邪祟,我有要事走不开,不如你代为兄去如何。不远,一个月你肯定能解决的。
     蓝瞎子:不,今天的我仍然只能看到魏婴。兄长你在示意什么?我看不到。
     回去后,蓝忘机还是去了。魏无羡听说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没有缠着蓝忘机让他把自己带去,也没去找蓝曦臣理论。他只是很平静的找到了江澄。然后,云梦双杰出去游山玩水了一个月才回来。
     魏无羡:呵。你欺我男人,我拐你媳妇。
     蓝忘机:魏婴,干得好。
     #论蓝氏双璧的塑料兄弟情#
     【木板翻起以后,另一股原本混在檀香里不易觉察的醇香弥漫开来,七八只圆滚滚的漆黑小坛子挤在一个方形的小地窖里。
这个蓝忘机果然是变了,连酒都藏!】
     蓝忘机早料到了,发现了那块暗板,酒也应当被发现了。
     忘机居然藏酒了,弟子楷模的忘机,居然…蓝启仁觉得等读完这本书自己就该归西了。想着就狠狠瞪了魏无羡一眼,都是他害的。(其实不用整本,你顶多就撑到百凤山。)
   “蓝湛,蓝老先生他又瞪我。”魏无羡道。
   “是叔父。无事,我在。”说着侧了一下身子把蓝启仁的目光挡住了。
     【魏无羡一边感慨,一边喝完了一坛。他酒量极好,酒瘾又大,想了想,蓝忘机欠他一坛天子笑,这么多年了总得收点利息,便又喝了一坛。正喝得兴起,忽然灵光一闪。要通行玉牌,又有何难?云深不知处境内,有一片冷泉,奇效甚多,供本家男子弟修行所用,据说有静心清性、驱除邪火等奇效。下冷泉的时候总得脱衣服,他衣服都脱了,还能用嘴叼着那块玉牌不成?】
   “嘿嘿,你要静什么心,驱什么火啊。嗯?蓝二哥哥~”魏无羡凑到蓝忘机耳边到。
   “…别闹。”蓝忘机艰难的吐出两个字,把魏无羡摁回了自己怀里。魏无羡听着蓝忘机胸膛里传来的强烈而有力的心跳声,终是闭上了嘴。
   “下次,不可随意乱闯,会扰其他弟子修行。”蓝忘机道。
   “好好好,蓝二公子,要去也一定叫上你。好不好?”魏无羡面上正经,心里却乐开了花。蓝湛这人真是,这也要醋。
     关键是这蓝忘机还一本正经的应下了。
     藏色散人满意的对魏长泽道:“看来这位蓝二公子对阿婴很宠吗。”
   “嗯。”(怎么,仙子终于把你的人设吐出来了。)
     蓝启仁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在想要不要把沐浴时要用嘴叼着玉牌刻上家规。
    【数十道纵横交错的伤痕。

这是戒鞭留下的痕迹。仙门之中,有一种用以惩罚本族犯下大错的子弟的戒鞭,受刑之后,伤痕永不消退。魏无羡虽没挨过戒鞭的打,但是江澄挨过。他穷尽心思也无法使这耻辱的印记淡化一分,因此魏无羡绝不会记错这种伤痕。

通常用戒鞭打上一两道,已是严重的教训,足够叫受罚者铭记终生,不敢再犯。这人背上的戒鞭痕,少说也有三十多道。不知是犯了什么大逆不道的错,被打成这个样子。可要真是足够大逆不道,又何不直接杀了他清理门户?】
     见此众人纷纷小声议论这是谁,犯了这么重的错还未清理门户。一时众人竟没发现窝在角落里那两人的情况。
   “蓝湛。”原本笑嘻嘻的魏无羡情绪瞬间低落了下去。
   “都过去了,不疼的。”蓝忘机轻拍他的背部安慰道。
     魏无羡深吸了一口气没说话,怎么可能不疼。三十三鞭,便是半条命下去了。
     蓝曦臣看着那二人不语,忘机当时做的太绝,说的太绝,不给他丝毫求情的机会。他当时不明白做那些究竟有何意义。但现在,蓝曦臣看着旁边的江澄,眉眼皆是柔和。他似乎明白了,有意义又如何,没意义又如何。只要是关于心中那个人的,做再多又有何妨。
     江澄似是感到了蓝曦臣情绪有些不对劲,便也不和他闹别扭了,主动握住了他的手,然后那个人也紧紧的握了回来,似乎是想把什么紧紧锁住似的。
     江澄想,这个人真是个笨蛋。不过,更笨的是爱上这个笨蛋的自己。
     江厌离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虽然她尚不清楚以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但现在这样,就是最好的结局了吧。
     青丝白首,执手与共。
  
  

评论(6)

热度(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