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同归

对不住了各位,明天我又要走了(´;︵;`)

魔道众人全员穿书


     【那枚烙印夺去了魏无羡的全部注意力,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什么,连对方的脸都无暇分心去看,呼吸也跟着乱了两拍。忽然,他眼前一白,仿佛落下一片雪幕,旋即雪幕劈开,一道蓝色剑芒挟着冰寒之气袭面而来。
含光君的佩剑“避尘”威名赫赫谁人不识。要命了,竟然是蓝忘机!】
     魏无羡听到这身子又猛地一抽,他欠蓝湛的,真是怎么都还不清了。蓝忘机能感受到魏无羡现在的情绪,但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不管用,只能等魏无羡自己想通了。
   “蓝湛,你看我欠你这么多债,再加上利息,真是一辈子都还不清了啊。你就是把我卖了也还不完啊,要不我以身相许怎么样。期限就定个一辈子,等下辈子接着还。你看行不?”魏无羡红着眼眶带着鼻音道,看起来更像是谁欺负了他似的。
   “不卖你。好,不准找别人。”蓝忘机道。
   “那当然了,就蓝二哥哥你一个人我就得还上永生永世了,哪还有什么别人啊。”魏无羡道。
   “嗯。”
     【魏无羡见是蓝景仪等人,大喜过望,心说这下可以被乱棍轰下山了,忙把自己送了上去:“我没看到!我什么都没看到!我绝对不是来偷看含光君沐浴的!”】
     这魏无羡为了出去真是把脸丢净了也不在乎啊。
   “啧啧啧,我说我怎么一直比不上夷陵老祖,原来还差了不要脸这么一个先天优势啊。看来我是一辈子都比不上了,实在遗憾。”薛洋一脸‘惋惜’道。
   “小流氓你胡说什么呢,在这一点上你绝对超出我一大截啊,天赋极佳,我担不起你这番话。”魏无羡一脸‘受不起受不起’的样子道。
   “老祖说的这是哪里的话,晚辈学艺不精丢了你鬼道开创人的脸,实在有愧在心。啊,虽然你没有脸吧。”薛洋道。
   “不不不,想当初咱俩义城一战时,你将此本领发挥的淋漓尽致啊。”魏无羡道。
   “前辈,那不能怪我,谁叫你当时灵力那么低,要不咱俩现在来一场如何?”说着手已经握上了‘降灾’。
   “你这是仗着我的佩剑不在开始得瑟了是吧。”魏无羡道。薛洋听到耸了耸肩没说话明摆着是认同了。
     正在魏无羡蠢蠢欲动的手想拿了‘避尘’的时候,一个东西从空中落入了他怀里。
     那是一把剑,周身泛着一道红光,刻着古朴的花纹和那个随意的剑名。
     正是‘随便’,那把离了他十三年的剑。
     不久前魏无羡拔出它的时候,灵力还极弱,剑光黯淡。现在却是灵力充沛,红光大盛。魏无羡用手抚摸着剑身,他好像有感觉似的‘嗡嗡’
的颤动着。魏无羡敛下眼中的复杂情绪,道:“对不起,让你自己待了这么久,以后不会了。”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剑也随之平静了下来。
     那些未见过的小辈目瞪口呆,喃喃道:“原来魏前辈这么强啊。”他们虽见到了射日之征时的魏无羡,但那是怨气,这是灵力,终究是有差别的。
     那些亲自领教过魏无羡本领的人被他们幼稚无知的话给逗笑了。想当年魏无羡也是世家公子排名第四的人,风头强盛,实力不输给蓝忘机,怎会不强。若不是……若不是什么呢?他们也不知道。只知,所有事背后一定有隐情。
   “行了行了,今天没心情陪你打了,改天再说吧。”魏无羡又恢复成那副懒洋洋的样子了。
     薛洋“切”了一声,也随之坐下了。反正他也没真打算打起来。
     【一见那枚烙印,魏无羡便又被吸引了注意力。
这枚烙印,在他还没有成为夷陵老祖之前,身上也有一块。
而此时蓝忘机身上的这块,无论是位置还是形状,都和他生前身上的那块毫无二致,不由得他不眼熟、不奇怪。】
     好家伙,看来这块烙印一定和魏无羡脱不了干系了,再想想之前的戒鞭痕。这两人啊,真是算不清了。
     【他自问生前与蓝忘机并没有什么铭心刻骨的交情。虽是同窗过,历险过,并肩作战过,但从来都如落花流水,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蓝忘机是姑苏蓝氏的子弟,这就注定他必然既“雅”且“正”,与魏无羡性情颇不相容。】
     魏无羡顶着众人的视线心虚的说道:“这不能怪我啊,当初蓝湛一见我就冷言冷语的,不给我好脸色看,我当然以为他不喜欢我了。”
     江厌离道:“阿羡这孩子,看别人的姻缘那么准。怎么一到自己那,就迷糊了呢?”
     江澄道:“那还用说,肯定是把那些都用到撩姑娘上去了呗。”完全弃魏无羡给他的眼神于不顾。
     蓝忘机在魏无羡耳边轻轻说了一句:“回去再说。”魏无羡已经料到自己的下场了。
     江澄,你给我等着。魏无羡暗中咬牙想道。
     【魏无羡感觉他们关系不能说差,但也不好意思说好。估计蓝忘机对他的评价也和旁人一样:邪气肆虐正气不足,终有一日必成大患。魏无羡叛出云梦江氏、成为夷陵老祖之后,和姑苏蓝氏结的梁子也不能说小,尤其是他临死前那几个月。若蓝忘机认定他是魏无羡,他们应该早就打得昏天黑地了才对。】
   “我…从未如此想过。”蓝忘机道。
   “我知道,我知道的。蓝湛,是我不对。我从未想去好好了解你的意思,只看到了表面,你别生气。”魏无羡连忙说道。若他当时能多深入思考一下,多注意一下他的每个神情,每个语气。他们也行就不会有这十三年了。
   “你没有错,我也没有生气。我当时应讲清的。”我怎会有伤你之心,只是想让你远离外界喧嚣,护你一世周全。
     当初若有一人能讲清,或许一切都会改变。
     【魏无羡把心一横,扑身上榻。
他记得蓝忘机非常讨厌和别人身体接触,从前碰他一下能被掀飞出去,若是这样还能忍,那就绝对不是蓝忘机了。他会怀疑蓝忘机被夺舍了!

魏无羡整个身体凌驾于蓝忘机上方,双腿分开,跪在他腰部两侧,手则撑着木榻,把蓝忘机困在双臂中央,脸则缓缓压下去。两张脸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到魏无羡都快呼吸困难了,蓝忘机终于开口了。

他沉默了一阵,道:“下去。”

魏无羡厚着脸皮道:“不下。”

一双瞳色极浅的眸子,近在咫尺,与魏无羡对视。蓝忘机定定看着他,重复了一遍:“……下去。”

魏无羡道:“我不。你让我睡在这里,就该料到会发生这种事。”】
   “你你你…”蓝启仁是彻底被气的连话也说不上来了,只能用手指着他。
     魏无羡直接扭过头只当没看见,倒是藏色散人对蓝启仁说了一句“老古板”。子肖母,这话说的还真没错。
     【魏无羡怎么也没料到是这个下场,动了动想起身,腰部却是持续一阵酸软无力,竟是只能以一个窘迫的姿势,紧紧贴在另一个硬邦邦的男子身上,整个人都懵了。

蓝湛这些年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这还是以前那个蓝湛吗?!

被夺舍的是他才对吧?!?!

他内心正惊涛骇浪,忽然,蓝忘机微微起身。魏无羡以为他总算是不能忍了,精神为之一振。谁知,蓝忘机轻轻一挥手。

灯灭了。】
   “蓝湛你怎么能这样。”魏无羡‘生气’的道。
   “怎么了?”蓝忘机以为魏无羡在为定住他一事而生气。
   “我都爬到你身上了,你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太伤我心了。”魏无羡道。
     蓝启仁瞪了他一眼,又在心中称赞蓝忘机的行为,看来还不是太严重吗。
     蓝老先生,别老乱立Flag,要不打脸的时候多疼啊。
     蓝忘机咳了一声道:“你当时,躺在右边。”心脏在左边。
     魏无羡反应过来立马笑开了花,道:“我就知道我家蓝二哥哥最喜欢我了。”
   “嗯。”蓝忘机应了一声表示赞同。
  

·蓝老先生你捂着脸干吗

  

魔道众人全员穿书


[第二、四章有许些添加。如果各位不嫌麻烦的话,可以回去看一看]

     【这么想着,忍不住靠得里角落那只香几更近了些。这一靠,便觉出脚下一块木板与其他地方明显不同。魏无羡心中一奇,附身开始东敲西敲。生前刨坑挖坟找地洞的事做多了,不消片刻,竟让他翻起了一块板子。】
   “你还敢说没有?没有你干吗要离的更近!”江澄怒气更盛,合着这俩这么早就搞上了,那老子之前那么拼死拼活是图个啥?
   “我觉得好闻不行啊,那说明我品味高。”魏无羡理直气壮道。
     小苹果:???谁在叫我。
   “去你的吧,就你那满脸白粉还叫品味高?糊弄谁呢你?”江澄道。
   “那又不是我弄的,是莫玄羽。”魏无羡道。
   “那你干吗不马上洗了,还要等到大梵山。”江澄嫌弃道。
   “你不爱看就别看了,又不是给你看的。再说了,我画成什么样,蓝湛也不会嫌弃的。是吧,蓝湛。”魏无羡期待的看向蓝忘机。
     蓝忘机果断的点了头。魏无羡见他赞同,笑的更灿烂了,高声向江澄喊道:“看见了没,江澄。蓝湛也说好看。”
     江澄知道自己比无赖肯定比不过他,便给了他的白眼扭过头去不说话了,魏无羡也喜滋滋的躺回蓝忘机怀里了。
     蓝曦臣看着江澄气鼓鼓的样子,失声笑了出来,握住江澄的手刚唤了一声“晚吟”,便被无情的推开了。江澄冷笑一声,道:“你跟蓝忘机那货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离我远点。”
     莫名被媳妇儿嫌弃的蓝大:媳妇儿,我是好东西啊。不对,我不是东西。也不对,媳妇儿,我真不是什么大猪蹄子,你理理我啊。
     蓝曦臣转头便看见了腻歪在一起的忘羡:忘机,最近远处出现了一邪祟,我有要事走不开,不如你代为兄去如何。不远,一个月你肯定能解决的。
     蓝瞎子:不,今天的我仍然只能看到魏婴。兄长你在示意什么?我看不到。
     回去后,蓝忘机还是去了。魏无羡听说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没有缠着蓝忘机让他把自己带去,也没去找蓝曦臣理论。他只是很平静的找到了江澄。然后,云梦双杰出去游山玩水了一个月才回来。
     魏无羡:呵。你欺我男人,我拐你媳妇。
     蓝忘机:魏婴,干得好。
     #论蓝氏双璧的塑料兄弟情#
     【木板翻起以后,另一股原本混在檀香里不易觉察的醇香弥漫开来,七八只圆滚滚的漆黑小坛子挤在一个方形的小地窖里。
这个蓝忘机果然是变了,连酒都藏!】
     蓝忘机早料到了,发现了那块暗板,酒也应当被发现了。
     忘机居然藏酒了,弟子楷模的忘机,居然…蓝启仁觉得等读完这本书自己就该归西了。想着就狠狠瞪了魏无羡一眼,都是他害的。(其实不用整本,你顶多就撑到百凤山。)
   “蓝湛,蓝老先生他又瞪我。”魏无羡道。
   “是叔父。无事,我在。”说着侧了一下身子把蓝启仁的目光挡住了。
     【魏无羡一边感慨,一边喝完了一坛。他酒量极好,酒瘾又大,想了想,蓝忘机欠他一坛天子笑,这么多年了总得收点利息,便又喝了一坛。正喝得兴起,忽然灵光一闪。要通行玉牌,又有何难?云深不知处境内,有一片冷泉,奇效甚多,供本家男子弟修行所用,据说有静心清性、驱除邪火等奇效。下冷泉的时候总得脱衣服,他衣服都脱了,还能用嘴叼着那块玉牌不成?】
   “嘿嘿,你要静什么心,驱什么火啊。嗯?蓝二哥哥~”魏无羡凑到蓝忘机耳边到。
   “…别闹。”蓝忘机艰难的吐出两个字,把魏无羡摁回了自己怀里。魏无羡听着蓝忘机胸膛里传来的强烈而有力的心跳声,终是闭上了嘴。
   “下次,不可随意乱闯,会扰其他弟子修行。”蓝忘机道。
   “好好好,蓝二公子,要去也一定叫上你。好不好?”魏无羡面上正经,心里却乐开了花。蓝湛这人真是,这也要醋。
     关键是这蓝忘机还一本正经的应下了。
     藏色散人满意的对魏长泽道:“看来这位蓝二公子对阿婴很宠吗。”
   “嗯。”(怎么,仙子终于把你的人设吐出来了。)
     蓝启仁惊恐的发现自己竟然在想要不要把沐浴时要用嘴叼着玉牌刻上家规。
    【数十道纵横交错的伤痕。

这是戒鞭留下的痕迹。仙门之中,有一种用以惩罚本族犯下大错的子弟的戒鞭,受刑之后,伤痕永不消退。魏无羡虽没挨过戒鞭的打,但是江澄挨过。他穷尽心思也无法使这耻辱的印记淡化一分,因此魏无羡绝不会记错这种伤痕。

通常用戒鞭打上一两道,已是严重的教训,足够叫受罚者铭记终生,不敢再犯。这人背上的戒鞭痕,少说也有三十多道。不知是犯了什么大逆不道的错,被打成这个样子。可要真是足够大逆不道,又何不直接杀了他清理门户?】
     见此众人纷纷小声议论这是谁,犯了这么重的错还未清理门户。一时众人竟没发现窝在角落里那两人的情况。
   “蓝湛。”原本笑嘻嘻的魏无羡情绪瞬间低落了下去。
   “都过去了,不疼的。”蓝忘机轻拍他的背部安慰道。
     魏无羡深吸了一口气没说话,怎么可能不疼。三十三鞭,便是半条命下去了。
     蓝曦臣看着那二人不语,忘机当时做的太绝,说的太绝,不给他丝毫求情的机会。他当时不明白做那些究竟有何意义。但现在,蓝曦臣看着旁边的江澄,眉眼皆是柔和。他似乎明白了,有意义又如何,没意义又如何。只要是关于心中那个人的,做再多又有何妨。
     江澄似是感到了蓝曦臣情绪有些不对劲,便也不和他闹别扭了,主动握住了他的手,然后那个人也紧紧的握了回来,似乎是想把什么紧紧锁住似的。
     江澄想,这个人真是个笨蛋。不过,更笨的是爱上这个笨蛋的自己。
     江厌离把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虽然她尚不清楚以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但现在这样,就是最好的结局了吧。
     青丝白首,执手与共。
  
  

我回来啦ヽ(○^㉨^)ノ♪

[设定羡羡的眼睛同动漫一样,使用怨气会变红]
[屏幕上的是羡羡原来的样子]

[设定羡羡的眼睛同动漫一样,使用怨气会变红]
[屏幕上的是羡羡原来的样子]

我认输了⊙﹏⊙亲们,有谁知道怎么在手机lofter上做l链接吗

魔道众人全员穿书


[设定羡羡的眼睛同动漫一样,使用怨气会变红]
[屏幕上的是羡羡原来的样子]

     听到藏色散人这句话,本来闹腾的正欢的一群人顿时安静如鸡。窝在蓝忘机怀里的魏无羡身子骤然一僵。糟了,忘了还有别人在呢。
   “阿婴?”藏色散人又疑惑的叫了他一声,心里隐隐约约有了些猜测。
     魏无羡有些不安的看向蓝忘机,见他眼里满是柔和却又有些坚定。魏无羡悬着的心顿时就放了下来,又恢复成那个风流倜傥的样子了,只是在牵起蓝忘机的手走向父母时多了几分坚决。
     魏无羡拉着蓝忘机的手跪在了魏长泽和藏色散人面前,道:“爹,娘。这是我的道侣,蓝湛。希望你们能成全。”
     藏色散人的心猛地一沉,果然吗。本来还抱着几分侥幸心理的,但如今……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两人,藏色散人一时哑口无言,她该怎么做呢?是坦然接受还是快刀斩乱麻。无论哪一种自己都不能接受啊,但是……
     藏色散人看着两人紧紧牵在一起的双手,心里莫名有些酸涩。这份幸福,是自己的孩子经历了多少的苦难和折磨才换来的。他踏过荆棘,沐于烈火,最后浴火重生。好不容易得到唯一的一份幸福,若让她在此时狠心剥夺。她怎舍得。
     旁边的魏长泽忽然牵住了她的手,向她摇了摇头。藏色散人愣了一下,立马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又看了一眼同自己和魏长泽一样牢牢牵住对方手的忘羡,突的就轻松了。也是,自己在这傻傻的纠结什么呢?无论怎样,那都是自己孩子选定的人啊,是足以托付一生的人。
   “阿婴,确定是他,不会再变了吗?想好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若应下了,便再也不能反悔了。”藏色散人道。
   “是的,就是他了。不会变了,说什么都不能变了。我认定的唯有他一人,就算有一天他不要我了,我也会死皮赖脸的追上去的。说什么都不会分开的。”魏无羡一脸严肃的说道。
   “不会。”蓝忘机道。
   “嗯?蓝湛你说什么?”魏无羡问道。
   “不会不要你。你乃我命定之人,倾心之人。一但认定,就是一辈子。”说着,便当着众人的面把头上的抹额解了下来郑重的放到魏无羡手中,“此生,有你一人足矣。”
     魏无羡的脸难得有些红,我家蓝二哥哥的撩人技术越来越高了。以后自己要好好在这方面研究一下了。要不,哪对得起自己‘夷陵撩祖’的称号。不过…
   “蓝二哥哥,有一点你说错了。”魏无羡道。
     蓝忘机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不仅是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们都要在一起。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永生永世。”魏无羡把自己和蓝忘机的手交叉合十放在了自己的心口上。
   “嗯,这是自然。”蓝忘机把自己的额头抵上了眼前人的额头。
     藏色散人:明明我已经有夫君了,为什么还是感觉被塞了一嘴狗粮。
   “咳咳。”藏色散人试图把已经歪楼的话题重新掰回来。
     两人这才想起好像还有藏色散人的存在,连忙把身子转了过来。
   “这位,蓝二公子。你能保证吗?这辈子只爱阿婴一人;一辈子宠他,重视他,将它放在心尖上;让他一辈子不受委屈,不再受伤,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他孤单一人;让他一辈子幸福。这些,还有很多很多我所没有提到的。你都能保证吗?你能遵守一生吗?”藏色散人崩起脸来问道。
   “这些本就是我的分内之事。”蓝忘机道。
   “好吧。”藏色散人有些不甘的叹了口气,“蓝二公子,我希望你能牢牢记住今天所说的话。如果阿婴在你那受了一丝一毫的委屈,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有多大背景,我都不会放过你的。”
   “我知,请放心。”蓝忘机道。
   “牵牢了,别松开。”魏长泽道。
   “啊?”魏无羡有些疑惑。
   “把对方都牵好了,既然认定了一个人,就不能再松开。因为在牵上之前,你就该明白,他就是那个唯一了,不会再有第二个了。”魏长泽这话与其说是说给他们二人听的,更不如说是说给藏色散人的。
     藏色散人吃惊的看着魏长泽,他从不说这种话的,为何突然…
     盯着他的那双眼,藏色散人的思绪又回到了二十几年前的那场灯会,她和她的夫君,还有小小的魏婴三人一起走在热闹非凡的大街上。人来人往,其中也不乏处在热恋期的情侣,依偎在一起说着两人间的甜言蜜语。看到这一幕,藏色散人玩心大起,想逗逗魏长泽。于是佯装生气道:“你看看人家说的那话多好,再看你当初,那么几句话就把我拐了太不公平了。你今天要是说不出几句好话,别想让我理你。”然后又对小魏婴说:“阿婴,以后千万不能学你爹这样,太闷了,不讨小姑娘喜欢的。你讨不了她们喜欢,就没有媳妇儿了。性格要活泼点,嘴要甜点。明白了吗?”
     小魏婴虽然不懂‘闷’‘媳妇儿’是什么意思,但为了让娘亲开心,就笑着答应了。藏色散人见此满意的笑了,一把将他抱了起来哼起小调来了。至于置气什么的早被抛到一边去了,魏长泽却有几分若有所思的样子。
     那是他们身亡的前一晚。
     第二天,他们便听说附近有凶尸出没的消息,吩咐小魏婴老实呆着等他们回来,却不想这一去便是阴阳两隔。藏色散人突的想起,魏长泽最后好像说了句什么,但她当时已经意识不清,什么都听不见了。但现在,二十几年后的此时此刻,他还记得,当年的那一句玩笑话。藏色散人感觉自己的心软成了一滩水。真是,怎么就被这么一个只会讲大实话的男人给绑住了。
     但,甘之若饴。
     藏色散人把魏长泽的手拉的更紧了,把眼眶里的眼泪给憋了回去。对仍跪在地上的两人道:“对,就像长泽说的那样,绝对不能松开啊。”
   “是。”两道声线不同但同样坚定的两人答道。
   “好啦,都起来吧,别跪着了。”藏色散人道,“阿婴,我作为一个母亲来讲实在是失职,在你经历人生最苦最痛的时候,我都没有陪在你身边。但此时,是关系到你一辈子的幸福的时候。阿婴,你要好好的,圆满的度过余生啊。”
   “我明白了,娘。”魏无羡道。
   “蓝二公子,阿婴就托付给你了。请你好生待他。”藏色散人道。
   “请放心。”蓝忘机道。
     看着两人回去的背影,藏色散人才真正意识到,这个孩子是真的长大了啊。
     阿婴,你要好好的。
     又看了一眼与魏长泽相握的手,露出了一个甜蜜的笑容。
     当然,我们也是。
   “咳,好了。都说完了,就接着读吧。曦臣……”
     却见蓝曦臣拉着江澄走到江枫眠和虞紫鸢面前跪了下来。
   “江先生,虞夫人,我和晚吟已结为道侣,望二位成全。”
     同时,蓝思追和金凌也跪在了江厌离和金子轩面前。
   “晚辈蓝愿已与如兰结为道侣,望二位成全。”
     然后他又惊恐的看到聂怀桑和蓝景仪双双跪在自己面前。
   “晚辈聂怀桑已与景仪结为道侣,望蓝先生成全。”
     蓝启仁终于承受不住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其实这张还可以叫《四大家族绝后记》
·羡麻麻,原来羡羡那么会撩是因为你吗
·我有罪,我知道,我的话太多了。但是,我忍不住啊。我争取下一章把三对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