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同归

魔道众人全员穿书


[设定羡羡的眼睛同动漫一样,使用怨气会变红]
[屏幕上的是羡羡原来的样子]

     听到藏色散人这句话,本来闹腾的正欢的一群人顿时安静如鸡。窝在蓝忘机怀里的魏无羡身子骤然一僵。糟了,忘了还有别人在呢。
   “阿婴?”藏色散人又疑惑的叫了他一声,心里隐隐约约有了些猜测。
     魏无羡有些不安的看向蓝忘机,见他眼里满是柔和却又有些坚定。魏无羡悬着的心顿时就放了下来,又恢复成那个风流倜傥的样子了,只是在牵起蓝忘机的手走向父母时多了几分坚决。
     魏无羡拉着蓝忘机的手跪在了魏长泽和藏色散人面前,道:“爹,娘。这是我的道侣,蓝湛。希望你们能成全。”
     藏色散人的心猛地一沉,果然吗。本来还抱着几分侥幸心理的,但如今……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两人,藏色散人一时哑口无言,她该怎么做呢?是坦然接受还是快刀斩乱麻。无论哪一种自己都不能接受啊,但是……
     藏色散人看着两人紧紧牵在一起的双手,心里莫名有些酸涩。这份幸福,是自己的孩子经历了多少的苦难和折磨才换来的。他踏过荆棘,沐于烈火,最后浴火重生。好不容易得到唯一的一份幸福,若让她在此时狠心剥夺。她怎舍得。
     旁边的魏长泽忽然牵住了她的手,向她摇了摇头。藏色散人愣了一下,立马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又看了一眼同自己和魏长泽一样牢牢牵住对方手的忘羡,突的就轻松了。也是,自己在这傻傻的纠结什么呢?无论怎样,那都是自己孩子选定的人啊,是足以托付一生的人。
   “阿婴,确定是他,不会再变了吗?想好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若应下了,便再也不能反悔了。”藏色散人道。
   “是的,就是他了。不会变了,说什么都不能变了。我认定的唯有他一人,就算有一天他不要我了,我也会死皮赖脸的追上去的。说什么都不会分开的。”魏无羡一脸严肃的说道。
   “不会。”蓝忘机道。
   “嗯?蓝湛你说什么?”魏无羡问道。
   “不会不要你。你乃我命定之人,倾心之人。一但认定,就是一辈子。”说着,便当着众人的面把头上的抹额解了下来郑重的放到魏无羡手中,“此生,有你一人足矣。”
     魏无羡的脸难得有些红,我家蓝二哥哥的撩人技术越来越高了。以后自己要好好在这方面研究一下了。要不,哪对得起自己‘夷陵撩祖’的称号。不过…
   “蓝二哥哥,有一点你说错了。”魏无羡道。
     蓝忘机有些疑惑的看着他。
   “不仅是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们都要在一起。我们会永远在一起,永生永世。”魏无羡把自己和蓝忘机的手交叉合十放在了自己的心口上。
   “嗯,这是自然。”蓝忘机把自己的额头抵上了眼前人的额头。
     藏色散人:明明我已经有夫君了,为什么还是感觉被塞了一嘴狗粮。
   “咳咳。”藏色散人试图把已经歪楼的话题重新掰回来。
     两人这才想起好像还有藏色散人的存在,连忙把身子转了过来。
   “这位,蓝二公子。你能保证吗?这辈子只爱阿婴一人;一辈子宠他,重视他,将它放在心尖上;让他一辈子不受委屈,不再受伤,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他孤单一人;让他一辈子幸福。这些,还有很多很多我所没有提到的。你都能保证吗?你能遵守一生吗?”藏色散人崩起脸来问道。
   “这些本就是我的分内之事。”蓝忘机道。
   “好吧。”藏色散人有些不甘的叹了口气,“蓝二公子,我希望你能牢牢记住今天所说的话。如果阿婴在你那受了一丝一毫的委屈,我不管你是什么身份,有多大背景,我都不会放过你的。”
   “我知,请放心。”蓝忘机道。
   “牵牢了,别松开。”魏长泽道。
   “啊?”魏无羡有些疑惑。
   “把对方都牵好了,既然认定了一个人,就不能再松开。因为在牵上之前,你就该明白,他就是那个唯一了,不会再有第二个了。”魏长泽这话与其说是说给他们二人听的,更不如说是说给藏色散人的。
     藏色散人吃惊的看着魏长泽,他从不说这种话的,为何突然…
     盯着他的那双眼,藏色散人的思绪又回到了二十几年前的那场灯会,她和她的夫君,还有小小的魏婴三人一起走在热闹非凡的大街上。人来人往,其中也不乏处在热恋期的情侣,依偎在一起说着两人间的甜言蜜语。看到这一幕,藏色散人玩心大起,想逗逗魏长泽。于是佯装生气道:“你看看人家说的那话多好,再看你当初,那么几句话就把我拐了太不公平了。你今天要是说不出几句好话,别想让我理你。”然后又对小魏婴说:“阿婴,以后千万不能学你爹这样,太闷了,不讨小姑娘喜欢的。你讨不了她们喜欢,就没有媳妇儿了。性格要活泼点,嘴要甜点。明白了吗?”
     小魏婴虽然不懂‘闷’‘媳妇儿’是什么意思,但为了让娘亲开心,就笑着答应了。藏色散人见此满意的笑了,一把将他抱了起来哼起小调来了。至于置气什么的早被抛到一边去了,魏长泽却有几分若有所思的样子。
     那是他们身亡的前一晚。
     第二天,他们便听说附近有凶尸出没的消息,吩咐小魏婴老实呆着等他们回来,却不想这一去便是阴阳两隔。藏色散人突的想起,魏长泽最后好像说了句什么,但她当时已经意识不清,什么都听不见了。但现在,二十几年后的此时此刻,他还记得,当年的那一句玩笑话。藏色散人感觉自己的心软成了一滩水。真是,怎么就被这么一个只会讲大实话的男人给绑住了。
     但,甘之若饴。
     藏色散人把魏长泽的手拉的更紧了,把眼眶里的眼泪给憋了回去。对仍跪在地上的两人道:“对,就像长泽说的那样,绝对不能松开啊。”
   “是。”两道声线不同但同样坚定的两人答道。
   “好啦,都起来吧,别跪着了。”藏色散人道,“阿婴,我作为一个母亲来讲实在是失职,在你经历人生最苦最痛的时候,我都没有陪在你身边。但此时,是关系到你一辈子的幸福的时候。阿婴,你要好好的,圆满的度过余生啊。”
   “我明白了,娘。”魏无羡道。
   “蓝二公子,阿婴就托付给你了。请你好生待他。”藏色散人道。
   “请放心。”蓝忘机道。
     看着两人回去的背影,藏色散人才真正意识到,这个孩子是真的长大了啊。
     阿婴,你要好好的。
     又看了一眼与魏长泽相握的手,露出了一个甜蜜的笑容。
     当然,我们也是。
   “咳,好了。都说完了,就接着读吧。曦臣……”
     却见蓝曦臣拉着江澄走到江枫眠和虞紫鸢面前跪了下来。
   “江先生,虞夫人,我和晚吟已结为道侣,望二位成全。”
     同时,蓝思追和金凌也跪在了江厌离和金子轩面前。
   “晚辈蓝愿已与如兰结为道侣,望二位成全。”
     然后他又惊恐的看到聂怀桑和蓝景仪双双跪在自己面前。
   “晚辈聂怀桑已与景仪结为道侣,望蓝先生成全。”
     蓝启仁终于承受不住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其实这张还可以叫《四大家族绝后记》
·羡麻麻,原来羡羡那么会撩是因为你吗
·我有罪,我知道,我的话太多了。但是,我忍不住啊。我争取下一章把三对结了。
    

  

    

评论(38)

热度(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