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同归

【忘羡】感谢你降临于世间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又在亥时准时响起。魏无羡小心翼翼的越过蓝忘机翻身下床,套上衣服穿上鞋子,尽量不发出声音。穿戴好后,又在蓝忘机的唇上亲了一下,才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门。但魏无羡不知道,在他关上房门的那一刻,蓝忘机随即便睁开了眼睛,定定的看了房门好一会儿,才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
   “蓝湛,蓝湛!”天刚亮不久,魏无羡便回来了。手里拿着一张纸欢快的扑进了蓝忘机怀里,抬起头笑嘻嘻的看着他。
   “何事?”蓝忘机把人搂进怀里轻声问道。
     魏无羡把书桌上的东西往旁边一推,把纸放在桌子上铺平了,上面是十几种不同的花纹。
   “蓝湛,你帮我看一下,哪个好看。”
   “为何找我?”蓝忘机看了他一眼似是不解。
   “蓝湛你眼光好呗,再说了,我不找你,我能找谁去。”魏无羡一脸骄傲的说道,也不知道在骄傲些什么。
     蓝忘机没说话,将目光转向书桌上画满花纹的纸认真的看了起来,只是袖子里的手慢慢合拢起来。
     魏无羡的心思不在这,也没注意到蓝忘机的异常,只是满怀期待的等着蓝忘机的回答。
   “这个。”过了好一会儿,蓝忘机才敲定一个。
   “哪个哪个?”魏无羡神头去看,看到蓝忘机选定的那一个后,不禁拍手称赞,“不愧是蓝湛,眼光和我一样好。”
     接着把纸收到了袖子里面,猛地站了起来。
   “蓝湛,我出去一趟,今晚不回来了。”撂下一句话,便头也不回的跑了。
     蓝忘机想拉住他的手滞在半空中,不上不下,过了片刻才把手收了回来,应了一声“知道了”不知道是说给已经离开了的魏无羡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忘机,魏公子呢?你们二人怎么不在一起?”蓝曦臣一脸笑意的问道。
   “出去了。”蓝忘机举筷的手顿了一下答道。
   “莫非是又与思追他们出去夜猎了?”蓝曦臣询问道。
   “不知。”蓝忘机有些烦闷,将手中筷子放下,便先行离开了,连礼节都忘了。
     蓝曦臣的表情有点沉重,看来事态有些严重啊。
   “魏公子。”蓝曦臣一大早便侯在云深不知处的门前,终于等到了迟迟未归的魏无羡。
   “泽芜君,你怎么在这?”魏无羡有些奇怪道。
   “我是想来找你谈忘机的事。”蓝曦臣道。
   “蓝湛,他怎么了?”魏无羡终于收敛了笑意,向前一步问道。
   “忘机很好,只是我感觉他最近心情烦闷,你们二人可是发生了什么事。”蓝曦臣问道,“魏公子最近一直频繁外出,可是遇到了什么麻烦事,不妨说出来,看我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没有没有,泽芜君不必担心,我去和蓝湛好好谈一下。”魏无羡道。
   “如此甚好,那魏公子快进来吧,忘机定在等你。”
    “好嘞,那泽芜君我先行一步了。”说完便一溜烟的跑了。
     静室
   “蓝湛,我回来了,想我了没。”魏无羡一个飞身扑到蓝忘机身上。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不说话。颇有些赌气的意味。
   “嘿嘿~含光君,蓝湛,蓝二哥哥,忘机弟弟……”魏无羡说的称呼一个比一个露骨。终于蓝忘机忍不下去了,一个转身把魏无羡扑倒了。
   “魏婴!”虽有羞恼,但更多的还是无奈与包容。
   “怎么了,蓝二哥哥,听泽芜君说,你这几天心情很不好啊。莫非是这几天我不在你寂寞了。”魏无羡道。
   “没有。”蓝忘机低声说道。
   “好了,别生气了,等过几天给你个惊喜,让你高兴一下。”魏无羡哄道。
     他俩就这么抱了一会儿,蓝忘机先起身,双手一个用力,就把魏无羡抱了起来。
   “蓝二哥哥。”魏无羡环住蓝忘机的脖子有些疑惑。
   “天天。”蓝忘机面不改色道。
   “啊?”
     据说,此后两天魏无羡没有踏出房门一步。
     两天之后,就又带着蓝思追等人祸害山中精怪了。
     临近黄昏,蓝思追等人才赶了回来。
   “魏婴呢?”蓝忘机见魏无羡不在皱起了眉。
   “魏前辈在中途和我们分开了,说是过会儿就回来。”蓝思追答道。
   “在哪?”
   “从山里出来约走了一刻,便向西去了。”蓝思追看着蓝忘机沉下来的脸色小心的答道。
     蓝忘机点点头示意他们可以进去了,自己向外走去。
     蓝忘机把每个地方都仔细查看了一番,就怕一不小心把人看漏了。
     过了一会儿,终是看到了心心念念的人,想过去叫他回家却发现根本迈不动脚。
     他放在心尖上的人正在给一个女子戴簪子,而那女子也回给他一件礼物。魏婴笑得很开心,那种笑容,以往都是面对自己时才出现的,现在却展现给了一个陌生人。
     不,对自己来说是陌生人。但,对魏婴……
     魏婴,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吗。
     蓝忘机静立片刻,便转身走了。
     魏无羡哼着小调,脚下踩着不正经的步子便进了静室。
   “蓝湛。”魏无羡欢快的叫了一声以示自己的存在。
     但蓝忘机却完全不为所动的坐着书桌前,明亮的灯火映在他脸上平添了几分怪异。
   “蓝湛,你怎么了?”魏无羡问道,把手上的盒子放下想去看一下蓝忘机究竟怎么了。
     但这个举动好像是触到了蓝忘机什么机关似的,他猛地站了起来,一把把魏无羡横抱起扔到床上,自己栖身而上。
――  ――  ――   和谐  ――  ――  ――
   “蓝湛,你究竟怎么了?”魏无羡撑着酸痛的身体趴在浴桶上骚骚低着头的蓝忘机的下巴道。
   “有什么事你就说出来,要不这么憋下去咱俩铁定要出问题。”魏无羡故意说这话来刺激他。
     果不其然,蓝忘机马上就受不了了,不顾蓝忘机全身湿透了紧紧抱住他。
   “为何这几天半夜出门?为何彻夜不归?有为何…送那女子首饰?”
   “好啊,含光君你竟然跟踪我,我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魏无羡‘不可思议’道。
   “没有。”蓝忘机闷闷的说了一句。
   “行了行了,不逗你了。”魏无羡笑道,“你先放开我。”
     蓝忘机充耳不闻。
   “怎么,不想知道那姑娘给我的是什么吗?”魏无羡道。
   “不想。”蓝忘机有些气恼。
   “你得知道啊,要不你又得醋到什么时候。”魏无羡推了推他催促道。
     蓝忘机迟疑了一会儿,终是过去拿起了那个做工精致的盒子。打开之后,发现是一块玉佩,在看见玉佩的花纹和文字后,蓝忘机不禁睁大了眼睛。
   “魏婴……”刚一转身便被不知何时在后面的魏无羡抱了个满怀。
   “蓝湛,生日快乐。”
      魏无羡抱了一会儿发现蓝忘机没有动静,变把手松开,想看看他,却在松手的那一刻被蓝忘机抱紧了。
   “你这几日都是为了准备这个。”蓝忘机问道。
   “是啊,你看我为了准备这个手都被割破了。”魏无羡可怜巴巴的说道。
     蓝忘机放开魏无羡把他的手拿过来一看,果真在手上有许多小伤口。
   “你不必如此。”只有你仍在我身边不离开就好了,哪敢再奢求什么。
   “那怎么行,要是这世上没有你,那我不就孤独终老了。”魏无羡道。
   “魏婴,我很开心。”蓝忘机道。
   “那就好,我是个生手,还怕做的不好看你不喜欢呢。”
   “不会。”只要是你给的,我都喜欢。
   “蓝湛,咱们明天去那个湘菜馆呗。”
   “好。”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评论(2)

热度(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