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同归

如果魏无羡看见了不夜天的事

     魏无羡一睁眼便发现自己又通过香炉来到梦境里了。他满心欢喜的想去找梦里的蓝忘机,然而一转身就被眼前的景象定在原地了。
     这是他熟悉又陌生的场景,四大家族率领的三千修士死的死,伤的伤。而‘魏无羡’此时正穿着一身沾满血迹的黑衣,眼神空洞的立于战场之上。
     魏无羡突然明白了,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梦境。这是当年自己忘记的血洗不夜天之后的场景。
  ‘魏无羡’动了,磕磕绊绊的没走几步,便被离他不远的‘蓝忘机’追上放在剑上一同飞走了。魏无羡见此,连忙追赶上去。好在他现在是灵魂体,‘蓝忘机’又身负重伤飞不了太远。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停了下来。
     然后…
     魏无羡看见了,看见‘蓝忘机’那颗充满爱意又柔软的心被自己伤的支离破碎的样子了。
  “魏婴,我是蓝湛。”
  “滚”(嗯)
  “魏婴,别再修鬼道了,此道有损心性。”
   “滚”(好,我不修了)
   “魏婴,灵力的问题我帮你找办法解决好不好,总会找到的。”
   “滚”(好,我相信你)
   “魏婴,跟我回姑苏吧,我把你藏起来,他们找不到你的。”
   “滚”(我跟你走)
   “魏婴,我心悦你。”
   “滚”(我也心悦你)
   ‘蓝忘机’说一句魏无羡就答一句,但他知道,他说的‘蓝忘机’都听不见,唯一能听到的只有最伤人心的一个字:滚!
     魏无羡很想上去把那个神志不清的自己狠狠打醒。别再说了,你不知道你无意识间重复的一个字已经把你面前人的心伤的千疮百孔了吗。他也想告诉‘蓝忘机’别再问了,‘魏无羡’听不见的。
     但无论是哪件事,他都做不到,他只能用一个旁观者的身份,来看自己犯下的罪孽。
  “忘机,你在做什么!”蓝启仁随蓝曦臣及赶到这里看见这一幕不禁勃然大怒。
  “忘机,快和叔父解释清楚。”   蓝曦臣试图挽回局面。
     魏无羡既希望‘蓝忘机’能回去,这样便可不必受哪三十三道戒鞭了。但出于私心,又希望‘蓝忘机’能留下来。因为‘魏无羡’(魏无羡)真的一无所有了。
   ‘蓝忘机’站起身来,平静又坚定的说道:“没什么可解释的,就是这样。”
    “你…”蓝启仁的怒火在胸膛中不断翻涌,曾经有多么以他为傲,现在就有多么痛心疾首。蓝启仁用一种几乎称得上是凶残的眼神死死地盯着靠在石上的‘魏无羡’。若不是他,一向听话有礼的忘机怎么会做出这种举动。
     以蓝启仁为首的三十三把剑相继拔出,蓝启仁用剑锋对着他一直引以为傲的弟子沉声说道:“忘机,我再给你一次机会,马上离开他身边。”
   “不必。”蓝忘机说道,一道清澈明亮的剑光倒映在每个人的眼眸中。
     避尘,出鞘了。
  ‘蓝忘机’的身体本应是强弩之弓,又与三十三位前辈打斗,按理说早应撑不下去了。但‘蓝忘机’不知是从哪来的力气,硬是扛下了一次又一次的攻击,没让他们靠近‘魏无羡’分毫。最后两败俱伤。
   “忘机,你…何必呢?”蓝曦臣无奈的说道“值得吗?”
   ‘蓝忘机’静静的注视着‘魏无羡’道:“我心悦他。”
     蓝曦臣沉默片刻:“你可知这样做的后果。”
  “回去后我自会去领罚。”
     蓝曦臣长叹一声,不再言语。
     当年‘蓝忘机’受伤的情形只听蓝曦臣讲了个大概,今天却是真真切切的看到了。
     三十三鞭完后,‘蓝忘机’几乎站立不住,还是靠蓝曦臣把他带回去的。
     然后开始了名为闭关实为养伤的三年。
     三年时间,在香炉中弹指间便过去了。
     魏无羡看到‘蓝忘机’听到自己身亡时的不可置信,拖着孱弱的身体不顾蓝曦臣的阻拦前往乱葬岗。想要找到一具骨骸,一丝魂魄,哪怕是一片衣角。但…除了树洞里高烧的温宛。
     什么都没有。‘魏无羡’彻彻底底的从世上消失了,连魂魄都散了。
  ‘蓝忘机’将温宛安置好后,到街上买了一壶天子笑。
     魏无羡一向喜欢醉酒后的‘蓝忘机’,但此刻他却无比希望‘蓝忘机’能清醒过来。
     但终究是他所想,那枚温氏烙印还是刻上了‘蓝忘机’的锁骨下方。
    【 喝他喝过的酒,受他受过的伤】
     魏无羡终于知道‘蓝忘机’的为什么弹的那么熟练了。
     他弹了十三年,从未有一天停歇。
     欲问之,尚在否?在何方?可归乎?具无应答。
     一遍又一遍,哪怕琴弦割破了手指也未曾停下。
   【问灵十三载,等一不归人】
     魏无羡扑上去,抱住‘蓝忘机’哽咽的说:“蓝湛,别弹了,我已经魂飞魄散了,你召不到我的。”
     可灵魂体的他又怎能被‘蓝忘机’看到,‘蓝忘机’只是有些迷茫的抬起头望天。
     下雨了吗?衣服都湿了。
   “魏婴,魏婴!”蓝忘机急促的声音把魏无羡唤醒了。
   “怎么了,做噩梦了。”蓝忘机一边把他抱得更紧一边吻去他的眼泪。
     魏无羡用力睁着迷茫的双眼抱紧了蓝忘机,力气大的仿佛要把他揉到自己的骨肉里。蓝忘机也不吭声,就这么让他抱着,安慰似的一下一下拍着他的后背。
   “蓝湛。”魏无羡埋在蓝忘机的怀里闷闷的出声。
   “嗯。”
   “我想喝天子笑了。”
   “我去拿。”
   “我想吃你做的饭了。”
   “我去做。”
   “蓝湛,你再把不夜天那次的话再说一遍呗。”
     蓝忘机沉默了一会。
   “魏婴,我是蓝湛。”
   “嗯”
   “魏婴,别再修鬼道了,此道有损心性。”
   “ 好,我不修了。”
   “魏婴,灵力的问题我帮你找办法解决好不好,总会找到的。”
   “好,我相信你。”
   “魏婴,跟我回姑苏吧,我把你藏起来,他们找不到你的。”
   “我跟你走。”
   “魏婴,我心悦你。”
   “我也心悦你。”
     魏无羡突然有些酸涩,十三年前说过的话,蓝忘机竟然能一字不差的重复一遍。这说明,当年的痛是深深地刻到骨子里了吧。每想起来,就会痛不欲生。
     但同时魏无羡又有些满足,这次蓝忘机终于能听到了,他等了十三年的回答。
     魏无羡的脑袋在蓝忘机怀里猛蹭一阵,这才抬起头来笑得灿烂的说道:“蓝二哥哥,我爱死你了。”
     蓝忘机愣了一下,随即说道:“我也是。”声音不大,却很坚定。如同十三年前坚决护在魏无羡身前的回答一样。
     【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评论(3)

热度(470)

  1. 媤维殊途同归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