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同归

魔道众人全员穿书


[设定羡羡的眼睛同动漫一样,使用怨气会变红]
[屏幕上的是羡羡原来的样子]

     “那就先从我开始吧。”蓝曦臣刚说完,那本书就出现在他面前了。
     【“魏无羡死了。大快人心!”】
     蓝曦臣有点尴尬,一开始就读到弟媳死了这回事感觉可不怎么好。没见有些人脸色都变了吗。
     【“夷陵老祖死了?谁能杀他!”

“还能是谁。他师弟江澄大义灭亲,带云梦江氏、兰陵金氏、姑苏蓝氏、清河聂氏四大家族打头阵,把他老巢‘乱葬岗’一锅端了。”】
     闻言,江澄的身子骤然僵硬了。这件事一直是他这么多年来的心结,十三年来一直都被隐藏的很好。现在被当众读出来,无疑是又生生把他的伤疤挖了开来,又狠狠捅上了几刀。江澄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一座冰窖中,连血液都被冻住了。
     就在江澄以为自己要窒息之时,一双温暖的手紧紧的握住了他,把他拉回了现实。
     江澄抬头一看,蓝曦臣原本温润平和的眼睛里被担忧所占满,这双眼睛正看着自己。江澄低下头,看不见表情,但放在腿上的手却慢慢的反握了回去。
    (蓝启仁:(急喘)快,快……(晕)
      蓝家小辈:先生,先生!)
     【第一年,风平浪静。

第二年,风平浪静。

第三年,风平浪静。

……

第十三年,依然风平浪静。

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也许,夷陵老祖真的神魂俱灭了。

纵使曾翻手为云覆手雨,也终归有一日成为被翻覆的那一个。

没有人会被永远奉在神坛之上,传说也仅仅只是传说而已。】
     当时除了蓝忘机和江澄还有谁相信魏无羡会回来呢。
     看见魏无羡重生后戏剧性的一幕,众人又忍不住笑出了声,但又不免有些心酸。谁能想到堂堂夷陵老祖重生后竟会遭到这样的对待呢,可偏偏这个人又毫不在意。
     蓝忘机看到魏无羡被人辱骂的那一段时眼神变的锋利无比,手也放在了避尘的剑柄上。
     “不对啊,这上面的魏无羡怎么是以前的样子啊?”一名修士问道。
   “羡羡盛世美颜,自然要让你们都看看。”本来挺正常的一句话,经过这机械女声一说,实在让人别扭,有几个人还嫌弃的撇了撇嘴。
      机械女声后的真人:你以为我是瞎子吗?等老娘出去了,你们都给我等着。(*`・з・)ムッ
     【论起撒野,魏无羡乃是一把好手。从前撒也要撒得顾及家教身份,可如今反正他是个疯子,还要什么脸,直接撒泼便是了,怎么痛快怎么来,梗着脖子理直气壮道:“他明知道自己是我表弟还不避嫌,究竟是谁更不要脸?!你自己不要就算了,可别坏我清白啊!我还要找个好男人的!”】
     “……”
     众人沉默了一会儿,不约而同的把目光投到了蓝忘机身上。
     好男人?
     蓝忘机的嘴角微微上扬,眼神也柔和了不少。
     被喂了一嘴狗粮的众人:滚!╤_╤
     【难道还真要他灭了莫家的门?

    老实说,也不是什么难事。】
     众人被他这个想法惊了一下,他不会真这么干了吧。
     【虽然围剿他的世家里有姑苏蓝氏一份大头,但那时候这些小辈要么没出生,要么才几岁,嫌恶也嫌不到他们头上。魏无羡便驻足围观,看看他们如何行事。看着看着,他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儿。】
     蓝思追感动的道了声“魏前辈”便不知说什么好了。若换了别人,怎会管他们有没有参与到围剿中,对他们漠视不理就算好的了,哪还会这般出手相助。怕是只有魏前辈才会这般善良了。可…那些人却…蓝思追一脸严肃的握紧了双拳。
     可偏偏总有些修士嘴贱道:“假惺惺,还不是为了在这些小辈面前装样子,好给自己讨个好名声吗?”
     蓝思追实在忍不下去了,厉声道:“注意你的言辞,当时根本就没有人知道那就是魏前辈,他何必把心思费在我们身上,对我们坐视不理就好了。再者,魏前辈是真心替我们担忧,为我们着想,他的一颗真心怎能被你这种人轻易践踏。这次我可以不计较。但是如果再有下次…”蓝思追的眼神一瞬间显得有些凶狠,“我不会轻易饶过你。”
     那修士着实被他的样子吓到了,赶忙点了点头,退到角落里不敢说话了。
   “思追,你…”蓝景仪从认识他开始就没见过他这副样子,有点懵了。
     蓝思追笑了笑没说什么,心里想到:魏前辈,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们的帮助。这次,也轮到我来保护你一回了。虽然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
     【至于为什么眼熟……能不眼熟吗。召阴旗的制造者,正是夷陵老祖啊!

    看来玄门百家纵使对他喊打喊杀,对他做的东西却是照用不误的……】
     听到这话众修士老脸一红,他们能说什么吗?不能!因为他说的全是实话啊。
     看似捣乱实则趁机替蓝家小辈检查召阴旗时,使一些人对他的印象有了许些改观,而当时在场的蓝思追等人更是感动不已。
     【魏无羡打量这少年一番,见他斯文秀雅,仪表不俗,嘴角浅浅噙笑,是棵十分值得喝彩的好苗子,心中赞许。此子旗阵布置得井井有条,家教也当真不错。不知道蓝家那种古板扎堆的地方,是谁能带出这样的后辈。】
     蓝思追听到这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蓝忘机的嘴角有了一丝笑意,脸色也愈发柔和。
     众人:傻了吧,那人就你老公。
     但……
   “景仪,三遍。”
   “是。”蓝景仪泪流满面,不就是说了魏前辈几句吗,含光君果然是护妻狂魔吧。
     本以为这一夜就这么平安过去了,毕竟连创始人都说没问题了。却不曾想,第二天天没亮就出事了。
     莫子渊死了。
     儿子死了,作为母亲的莫夫人回发狂这个大家都理解。但见她不分青红皂白就把魏无羡和蓝家小辈大骂一通还是让大家很反感,但也勉强忍了。
     【魏无羡不和她多作纠缠,略一思索,把手伸到莫子渊怀里,搜了搜,掏出一样东西。展开一看,竟是一面召阴旗。

    刹那间,他心下雪亮,暗道:自作孽,不可活!】
     众人和魏无羡想法难得一致了一回。这下莫夫人应该没话可说了吧。但没想到,莫夫人硬不承认是自己儿子的错,反把脏水往蓝思追他们身上泼。这让众人觉得实在是不可理喻。
     【姑苏蓝氏家教极严,是以他们虽心中不快,却都强行压下,憋得脸色难看。魏无羡却看不下去了。

    他心想:“这么多年了,蓝家竟然还是这么个德性,要那破涵养作甚,憋不死自己。看我的!”他重重“呸”了一声,道:“你以为你在骂谁,真把别人当自家奴仆了?人家千里迢迢过来退魔除妖分文不取,倒欠你的了?你儿贵庚?今年十七该有了吧,还是个‘孩子’?几岁的孩子还听不懂人话?昨日再三叮嘱不要动阵内任何东西不要靠近西院,你儿半夜出门偷鸡摸狗,怪我?怪他?怪他们?”】
     听到魏无羡在自家小辈面前吐出那些污浊的字眼,蓝启仁很生气。但他发现自己竟然有点爽,便更生气了。(晕)
     蓝思追等人倒没想那么多,只是单纯感谢当时与他们只有几面之缘却多次出手相救的魏无羡罢了。
     接着便是莫家等人纷纷身亡,情况变的更加惊险复杂。
     【这时,蓝景仪“啊哟”一声大叫,扑到了蓝思追身前,帮他挡下了这一抓。

    只见火光一闪,那只手臂刚抓住蓝景仪的肩头,臂上便冒起丛丛绿焰,立即放开五指。蓝思追逃过一劫,刚要感谢蓝景仪舍身相救,却见后者的半件校服已被烧成了灰烬,狼狈至极,边脱剩下的另外半件边回头气急败坏地骂:“你踢我干什么,死疯子,你想害死我?!”

    魏无羡抱头鼠窜:“不是我踢的!”

    就是他踢的。蓝家校服的外衣内侧用同色细线绣满了密密麻麻的咒术真言,有护身保命之奇效。不过遇上这样厉害的,用过一次便只能作废。情急之下,只能踢蓝景仪一脚,让他用身躯帮蓝思追护一下脖子了。】
     ‘所以,果然是魏前辈吗。’蓝景仪在心中流泪。
     “原来当时是魏前辈出手相助啊。”蓝思追感慨道,心中崇拜之意更浓。忽然感觉有一只手拽住了他的衣角,低头一看,旁边的金凌正红着脸瞪着他。蓝思追从里面看到了掩饰不住的担心。于是,把手放在了金凌手上,安慰道:“放心吧,我没事的。”
     金凌的脸更红了,别扭的说道:“谁担心你了。”却没有把手收回来。
     蓝思追继续微笑“我明白。”随即把手握的更紧了。
     接着便看到死尸害怕的对魏无羡跪下来了。不由得心生感叹:不愧是夷陵老祖,即使死过一次威慑力也不减半分。
     【叫声够大,怨气够足。魏无羡甚为满意,微笑道:“认得外面那只手吗?”

他命令道:“撕了它。”】
     正当众人看得认真之时,蓝景仪突然“啊”了一声。聂怀桑连忙问道:“怎么了,景仪,哪不舒服吗?”
     蓝景仪摇了摇头,指着屏幕上的魏无羡道:“我才发现,魏前辈的眼睛……”
   “眼睛?”众人不明所以,转头看去,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双宛如红玛瑙的眼睛。红色眼睛本是妖异的,但安在魏无羡脸上却平添了几分媚意,一看便如坠入了万丈深渊,让人沉沦在里面。
     正当魏无羡打算召来更凶残的凶尸时,两道琴声从空中传来。
     【一听到这两声天外琴响,魏无羡转身便走。

    好巧不巧,来的是蓝家人;要死不死,来的还是蓝忘机!】
     众人惊讶了,没想到,魏无羡竟有这么躲着蓝忘机的时候。
     蓝忘机看到魏无羡慌忙躲在墙后时,有无奈,有心酸,但更多的还是宠溺。
     都随你。
   ‘读弟机’蓝曦臣:默默把抹额拉下。
     晓星尘:???
    【欢呼中,蓝思追蓦然注意到有个人不见了。

    他拽蓝景仪道:“人呢?”

    蓝景仪只顾高兴:“谁?哪个?”

    蓝思追道:“那位莫公子。”

    蓝景仪道:“你找那疯子干什么?谁知道怕被我打,跑哪儿去了。”】
“景仪,五遍。”蓝忘机清冷的声音传来。
“是。”蓝景仪艰难的答道。
    随后便是魏无羡和小苹果的初遇。没想到魏无羡竟是对这条驴‘一见钟情’。
     随后一人一驴扬长而去。
    

   

    

评论(47)

热度(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