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同归

魔道众人全员穿书

十二

   【对此,魏无羡表态:“我现在岂非已经足够人模狗样?”


江澄则很有远见地道:“你一定会成为他教学生涯中耻辱的一笔。”】

   “江宗主此言有理。”听了半天终于听到一句顺耳的蓝启仁道。

     又不是为了让你听到的。江澄想道。

   “谁说的,应该是最光荣的一笔才是。”一道清亮的女声不满的说道。

     蓝启仁看了众人一圈,想知道是谁非要跟他唱反调。却见屏幕上的画面变成了一个十七、八的女孩子还在继续说:“他很好。他可以对自己的流言蜚语毫不在意,却听不得别人说他所爱之人的一句坏话。他可以弃自己一切于不顾,也拼命完成了虞夫人交给他的,同时也是出自本心的意愿,护好了江澄。他与温家人不共戴天,本可对温家老小视而不见。但为了当年温情于他的恩,为了他心中的道义走上了一条荆棘遍布的路。他满心欢喜的去参加他师姐的儿子,他小外甥的满月宴。为此还大费周章的用一个月准备了礼物,却在半路被金子勋拦下一脚踩烂了所有辛苦。有因必有果,金子勋挑起的这一切,却让金子轩和魏无羡吃了这个恶果。最后的最后,四大家族联合围剿,那是作为他精神支柱的师姐已经死了。他在这世上最后的牵挂也没了。是不是连死甚至对他来说都是一种解脱了。他从不是什么耻辱,他值得所有人喜欢。”

   “可是…他也做错过事啊。无论有什么理由,金子轩、江厌离终是因他而死。不夜天的三千修士死去也都是现实不是吗?”对面不知道是谁反驳道。

   “若不是他们一逼再逼,他有怎会走上这么一条万劫不复的道路。难道他就不痛吗?他就不是人吗?从荣耀之巅坠入万丈深渊,独自一人行走在独木桥上的滋味好受吗?他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一不小心,便又会落下话柄。一个人背负着一切,他就没想过要抛下吗?可是,他如果再抛下了,那些无辜的温家人就彻底没了依靠。他只能继续摸索前行。即使知道,前方是地狱,他也不能停下。”

   “是,因他而死的人是有。但那些所谓的正道人士若是肯退一步,何至于此。”

   “无论是书里还是书外总有怨恨他的人。若是我们再不明白这些,他岂不真的要孤独一人了。”

   “我知道他或许不在意,但我在意,他那么好的一个人,凭什么背上这些骂名。他本应被世人所爱!”

     到这,女孩消失了,也恢复到原来的画面了。但留给众人的震撼却不会因此而消失。

   “蓝湛。”魏无羡有些不知所措,他竟不知还有人能理解他所做的一切,竟还有人对他怀有大爱。不知她一人,在众多空间中又汇聚了多少人。这些,根本就不是一句‘谢谢’抵消的了的。

      这让他,怎么担得起啊。这些真挚的、强烈的情感。

   “本应如此。”蓝忘机道。

   “原来如此,那个盒子…你怎么不早说呢?”金子轩恍然大悟。

   “当时的情况已经不是简单的冲突能概括的了。金子勋处处给我设阻,说出的话,做出的事,没有一件不让我动气的。再加上我那时心性不稳,哪还有空同你解释。”魏无羡叹了口气道。

   “盒子?什么盒子?子轩,你们在说什么?”江厌离问道。

   “魏无羡去参加金凌满月宴的时候带了一个盒子,里面装的应该是给金凌的礼物,却被金子勋给踩烂了。”金子轩大致能猜出来了,“原来,这才是你失控的原因。”

     听到这,众人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若是金子勋这个人未曾存在于世上,那未来是不是会改变呢?不,这哪是所谓的一个金子勋造成的,他们每个人都脱不了干系。

  “原来当时的真相是这样,仅仅一个穷奇道就有这么多隐情,那其它事又藏着多少秘密啊。”聂怀桑感慨道。

   “你这孩子,究竟是吃了多少苦才有了如今这一份安稳啊。”江枫眠道。

    “阿婴你啊,从小就倔。只要是认定的理就说什么也不肯改。但是,你就不能稍微放下一些或是找个人跟你一起分担吗?那些担子不会变轻,只会变得越来越重,直到把你压垮。你累不累啊?”藏色散人满是泪光的说道。

   “娘,我不能放啊。我若是放下了,他们怎么办啊,他们什么都没有做错。我自己背负这些罪名就够了,不能再连累旁人了。”问他累吗?他当然累啊。但,除此之外,真的别无他法了。

   “不是旁人,以后,我陪你。”蓝忘机道。

   “行,那我可赖上你了,不准反悔啊。”魏无羡道。

   “好。”

     江厌离想:现在应当是最好的结局了吧。过去终究已经过去,再怎么心痛也于事无补。只希望他们二人永不分离,让阿羡那个孩子有个真正的依靠。


评论(14)

热度(3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