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同归

魔道众人全员穿书

十一

   “好啦,接下来各位看会视频放松一下吧。”那道机械女声响了起来。

   “视频?什么视频?”金凌不解道。只见屏幕上的画面又变了。

     视频最开始是在黑暗中从上方坠下了一颗疑似宝石的带着点点星光的东西。随后便出现了一名少年说话的声音。


    【


     同窗少年:“你们江家的莲花坞比这里好玩儿多了吧?”

     魏无羡笑道:“好玩不好玩,看你怎么玩儿。规矩肯定没这里多,也不用起这么大早。

     聂怀桑:“你们什么时候起?每天都干些什么?”

     江澄哼道:“他?巳时作,丑时息。起来了不练剑打坐,划船游水摘莲蓬打山鸡。”

     魏无羡道:“山鸡打得再多,我还是第一。”

     聂怀桑高声道:“我明年要去云梦求学!谁都别拦我!”

     同窗少年:“没有人会拦你。你大哥只是会打断你的腿而已。”

     同窗少年:“好歹蓝老前辈也教过我们这么久,据说由他教出来的学生个个知礼明仪。”

     魏无羡表态:“我现在岂非已经足够人模狗样?”

     江澄则道:“你一定会成为他教学生涯中耻辱的一笔。”

     魏无羡道:“生前哪管身后事,浪得几日是几日。】

   “缅怀那段姑苏求学的日子”“物是人非”“也曾是少年”“所有回不去的年少时光都是绝世无双的”“终不似,少年游”


   “这,莫非是我们在姑苏求学的时候。”聂怀桑要这扇子道。“我们”是谁,不言而喻。

     曾经也是少年如今却已历经诸多磨难的青年们看着自己在年少时无忧无虑的时光,心中颇有感悟。一晃啊,这么多年就过去了。也是这么一晃,人也就变了啊。

   “那时候的魏前辈他们感觉和现在有些不一样,感觉快乐都快从眼里溢出来似的。”蓝景仪道。

   “哈哈哈,景仪难得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来啊。”魏无羡似褒似贬道,笑够了叹了口气,“谁还没有一段年少无知的时光啊。谁又不是从少年长大的啊。”

     这话一出口气氛便更加沉闷了。蓝景仪小心的瞅了瞅几个人的脸色,迟疑道:“少,少女?”

     魏无羡愣了一下随即笑道:“说得对,你瞅我都忘了。不该,不该啊。”

     经他俩这么一闹腾气氛顿时轻松了不少。

     随后屏幕上出现的便是聂怀桑、江澄、魏无羡、蓝忘机、金子轩五人。接着视野往上走,出现了五个毛笔写的大字《当醉少年游》――《魔道祖师》云深不知处少年求学组歌词。

     这下众人彻底确定了,这首歌是关于当年的那群少年们的。


   【【江澄】

     本当点足绝顶

     恨不能揽月同行

     既称双杰相并

     忍惜束言缚命】

   “舅舅爱你”“舅妈在这”“江宇直已经在我床上了”“云梦双杰啊”


   “哎呦,江澄你挺受欢迎的吗,这么多人排着队想当金凌的舅妈呢。”魏无羡戏谑道。

   “怎么哪都有你的事,一边去。”江澄道。

   “我这是为你高兴呢,有这么多人喜欢。”魏无羡道。虽然我们见不到他们,但只要知道他不在的时候还有这么多人关心着江澄,他心里也会好受一点。

   “用你管啊。”江澄道。我真正想要的,不是这些啊。

   “好好好,我不管。反正有人管你。”魏无羡示意他看看旁边。江澄不明所以的看了过去,只见蓝曦臣一脸笑意的看着他道:“晚吟,谈谈?”江澄突然觉得一辈子宅在莲花坞也挺好的。

     魏无羡见此狂笑不止,蓝忘机面色柔和的给他揉着肚子。

     江澄和魏无羡都默契的忽略了最后一句,也是真正戳中他们心窝的那一句。


   【【聂怀桑】

     满碑三千家训

     不如枕石数鸟鸣

     画扇折柳畅吟野情

     愿教闲风吹至醒】

   “也曾一问三不知”“拜聂导”“聂导好嫩啊”


   魏无羡定定的看着一度被称为‘脓包废物’的聂怀桑。即使是他,也不会想到有一天这人竟会,也竟能设出这么大的一盘棋来。而且还把自己,蓝湛,金凌等人耍的团团转,完全按照他的路线走。现在又连连展露才华,风头大出,再也不是那个‘一问三不知’。

     但,这真的是他想要的吗?

     突然失去了从幼时陪伴至今,一直依赖信任的大哥,而且居然是被自己所信任的一位亲似兄弟的兄长杀害。再接着,他还要扛起一个处在乱世的聂家。经历了这么一系列的变化,再蠢的人也会拼命反击。更何况,他还不蠢。他潜藏暗伏了这么久,大仇终报。代价便是同金光瑶一样戴上了一张揭不下来的面具。

     魏无羡想了很多,最终还是把这些想法都抛之脑后了。他想这么多有什么用,那是聂怀桑自己选择的路,怕是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了。他没注意他收回目光后聂怀桑也看了他一眼。

     聂怀桑从第一次见魏无羡就知道这个人将来一定会和别人有不一样的人生。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直觉吧。后来事实证明,他的直觉没错。其实他对所谓的正道邪道没什么概念,反正修哪个也是修,修哪个也修不出什么。可魏无羡偏偏就是天才中的天才。仙途鬼道,尽在他手。所以他在想实施‘献舍’这个禁术时,第一个想到的便是魏无羡。这样一个人就这么死去实在是太可惜了。

     这个人和别人果真是不同的,无论在哪都会发光的。却又对人体贴入微,尊重别人的每一个选择。

     无论怎样,还是谢谢你了,魏兄。

     不过江澄的重点永远和别人不一样,道:“拜聂导?这人疯了吗,还不如拜魏无羡呢。”

     魏无羡:感谢师妹这么看得起我。

     聂怀桑:江宗主,我还在呢,留点面子行不。


   【【魏无羡】

     夜点枝 花下轻 携酒提剑自相迎

     何事能令我畏讥评?】

   “春日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少年足风流”“这个羡羡!一开口少年肆意感就流出来了!我爆炸心动了!”“都别动,羡羡是我的”


    “还说我呢,你也不差呀。”江澄这是死也要拉着魏无羡下水了。魏无羡暗道不好,看了一眼蓝忘机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在他脖颈里蹭蹭,撒娇道:“我只喜欢蓝二哥哥的,你要信我呀。”

     蓝忘机知道,既然那里的人们读过这本书,就一定会知道他怀里的这个人有多好,有多应该被宠爱着。况且,他从不会怀疑魏无羡对他的感情,于是摸摸魏无羡道:“我知。”

     江澄看着这一幕不爽的“啧”了一声,但心里还是稍稍认同了一点蓝忘机了。


   【【蓝忘机】

     踌躇笔 知我意 含混寄弦听

     墨洒 抖落这一夜星】

   “忘羡这声音一听便分攻受”“姑苏蓝二最攻”“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欸,蓝湛,怎么一到你这就变了呢。都说你是攻,明明我也不差好吗。”魏无羡用食指嘟着蓝忘机的胸膛道。

     蓝忘机把那根嘟的有点红的食指握住轻轻揉着,道:“我的错。”

     魏无羡无奈道:“你这人,怎么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捞,怎么就成你的错了。”

   “让你不高兴了。”蓝忘机道。

     魏无羡笑道:“我才没有不高兴呢,我都快高兴死了。这么好的一个人居然是我的了。”

   “我也是。”蓝忘机道。你是我的,我是你的。魏婴,我很高兴。


   【金子轩:“江姑娘!!!”

     魏无羡假装没听到,拉着江厌离道:“师姐快走。”

     金子轩又喊道:“不是的江姑娘!!!”

     半晌,他突然大吼道:“不是的江姑娘!不是我母亲!不是她的意思!不勉强,我一点都不勉强!!”

     憋了片刻,他咆哮道:“是我!是我自己!是我自己想要你来的!!!”】

   “姐夫好可爱啊”“金子轩,我就问你,脸疼吗”“江家,女攻男受”


   “居然有人觉得那只金孔雀可爱,审美真奇怪。”魏无羡道。

     金子轩还没来得及发火,就见蓝忘机摇了摇头似是不同意。金子轩有点欣慰,看来这蓝忘机还没彻底失了心智啊。

   “各人有各人爱好,不可强求。”蓝忘机道。

     金子轩:这个意思,就是认同魏无羡的话呗。你们都滚,我要我媳妇儿。

     江厌离笑着看着这一幕,感情真好啊。

     江姐姐,你从哪看出他们感情好的。好吧,你是攻,不跟你计较。

   “我爹就这么跟我娘告白的,真是草率。”金凌吐槽道。

   “心意到了就好了。”蓝思追道。


   【【金子轩】

     常行迹惊鸿影

     万人丛中留我名

     纵览天下绝景

     方知何为思情】

   “还是挺心疼姐夫的”“阿凌快看,这是你最好的爹爹”“表白世界上最好的师姐”


     魏无羡沉默了一阵,随即站起身对金子轩抱拳道:“对不起。”

     金子轩瞬间就呆了,道:“你说什么?”魏无羡又清楚的说了一遍“对不起。”

     对不起,让你那么早便丧命;对不起,让你和师姐分离;对不起,让你失去了看着金凌长大的机会;对不起,我的存在给你带来了不幸。

     金子轩看了他一阵,道:“都多久之前的事了,你还记得这么清楚干什么。都过去了。”

     魏无羡道:“多谢。不过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敢欺负我师姐,我不会放过你。”

     金子轩道:“我才不会呢,用不着你说。”



   【【蓝忘机】

     庭前古木疏影

     忽逢远来客经行

     【魏无羡】

     故掷花落入谁前襟

     何须无事吟陈情】

   “蓝二:暗中窥探”“攻受立显”“百凤山围猎就是一大坨糖”


   “在百凤山暗中窥视我的含光君做了什么呢?”魏无羡‘不解’道。

     蓝忘机似乎是羞耻了,憋了半天才道:“应做之事。”

   “好,含光君说的太好了,正是应做之事。”魏无羡拍手道。

   “你们说什么呢,跟打哑迷是的。”金凌道。

     魏无羡将食指放在唇上,神秘的道:“秘密。”

     金凌一扭头道:“我还不稀罕知道呢。”



   【【魏无羡、江澄、聂怀桑】

     笑山中 无绝岭 少年行来去留轻

     除非天地变不须醒

     【蓝忘机、魏无羡、金子轩】

     风逸兴 雨含情 谢却当年影

     羡我 一战春秋惊

     魏无羡:“我即便是不用剑,单凭你们口中的’邪魔歪道’,也能一骑绝尘,教你们望尘莫及。”

     蓝忘机:“轻狂。”】

   “若不是无路可走。。。”“明明剑法那么好,随便都为你封剑,现在却用不了剑,心塞

”“啊啊心疼啊”


   “现在这么一看,蓝湛你说得对,我当时真的是…”魏无羡苦笑道。

   “你没有,你很好。”蓝忘机道。他的心在看到弹幕时也狠狠抽了一下,这个少年,是最喜欢耍剑的,当时却再也拿不起那把剑了。好在现在,都回来了。他可以随便耍,叔父若是责骂自己便担着,只要不伤到他自己,只要他开心。那便是最好的。


   【


     衔杯谈 故狂名 是非毁誉任人定

     欲把山河改日月明

     纵饮罢 一言轻 又管他何凭?

     此身 何必论输与赢

     自笑 我志怀凌云

     魏无羡忽然道:“我忘了,还得给你加个东西。”

     (说完他捡纸提笔,三下添了两笔,看看画,再看看真人,笑倒在地。蓝忘机搁下书卷,扫了一眼,原来他在画上自己的鬓边加了一朵花。 )

     魏无羡道:“其实姑苏也挺好玩儿的。”】

   “纵然轻狂年少,而今也已是人走茶凉,不似曾经”“少年最好,可惜回不去了……”“太好了,都还在呢”


     众人就这么看着以魏无羡给蓝忘机鬓上添花作为结尾,若是以前他们还会嫌弃一下,但现在一看,每一幕,每句话都是那么美好啊。

     虽然发生了很多事,但借用上面一句话。

     太好了,都还在呢。只要活着,就有可能,就有奇迹。


  



  


评论(9)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