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途同归

魔道众人全员穿书


     【那枚烙印夺去了魏无羡的全部注意力,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什么,连对方的脸都无暇分心去看,呼吸也跟着乱了两拍。忽然,他眼前一白,仿佛落下一片雪幕,旋即雪幕劈开,一道蓝色剑芒挟着冰寒之气袭面而来。
含光君的佩剑“避尘”威名赫赫谁人不识。要命了,竟然是蓝忘机!】
     魏无羡听到这身子又猛地一抽,他欠蓝湛的,真是怎么都还不清了。蓝忘机能感受到魏无羡现在的情绪,但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不管用,只能等魏无羡自己想通了。
   “蓝湛,你看我欠你这么多债,再加上利息,真是一辈子都还不清了啊。你就是把我卖了也还不完啊,要不我以身相许怎么样。期限就定个一辈子,等下辈子接着还。你看行不?”魏无羡红着眼眶带着鼻音道,看起来更像是谁欺负了他似的。
   “不卖你。好,不准找别人。”蓝忘机道。
   “那当然了,就蓝二哥哥你一个人我就得还上永生永世了,哪还有什么别人啊。”魏无羡道。
   “嗯。”
     【魏无羡见是蓝景仪等人,大喜过望,心说这下可以被乱棍轰下山了,忙把自己送了上去:“我没看到!我什么都没看到!我绝对不是来偷看含光君沐浴的!”】
     这魏无羡为了出去真是把脸丢净了也不在乎啊。
   “啧啧啧,我说我怎么一直比不上夷陵老祖,原来还差了不要脸这么一个先天优势啊。看来我是一辈子都比不上了,实在遗憾。”薛洋一脸‘惋惜’道。
   “小流氓你胡说什么呢,在这一点上你绝对超出我一大截啊,天赋极佳,我担不起你这番话。”魏无羡一脸‘受不起受不起’的样子道。
   “老祖说的这是哪里的话,晚辈学艺不精丢了你鬼道开创人的脸,实在有愧在心。啊,虽然你没有脸吧。”薛洋道。
   “不不不,想当初咱俩义城一战时,你将此本领发挥的淋漓尽致啊。”魏无羡道。
   “前辈,那不能怪我,谁叫你当时灵力那么低,要不咱俩现在来一场如何?”说着手已经握上了‘降灾’。
   “你这是仗着我的佩剑不在开始得瑟了是吧。”魏无羡道。薛洋听到耸了耸肩没说话明摆着是认同了。
     正在魏无羡蠢蠢欲动的手想拿了‘避尘’的时候,一个东西从空中落入了他怀里。
     那是一把剑,周身泛着一道红光,刻着古朴的花纹和那个随意的剑名。
     正是‘随便’,那把离了他十三年的剑。
     不久前魏无羡拔出它的时候,灵力还极弱,剑光黯淡。现在却是灵力充沛,红光大盛。魏无羡用手抚摸着剑身,他好像有感觉似的‘嗡嗡’
的颤动着。魏无羡敛下眼中的复杂情绪,道:“对不起,让你自己待了这么久,以后不会了。”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剑也随之平静了下来。
     那些未见过的小辈目瞪口呆,喃喃道:“原来魏前辈这么强啊。”他们虽见到了射日之征时的魏无羡,但那是怨气,这是灵力,终究是有差别的。
     那些亲自领教过魏无羡本领的人被他们幼稚无知的话给逗笑了。想当年魏无羡也是世家公子排名第四的人,风头强盛,实力不输给蓝忘机,怎会不强。若不是……若不是什么呢?他们也不知道。只知,所有事背后一定有隐情。
   “行了行了,今天没心情陪你打了,改天再说吧。”魏无羡又恢复成那副懒洋洋的样子了。
     薛洋“切”了一声,也随之坐下了。反正他也没真打算打起来。
     【一见那枚烙印,魏无羡便又被吸引了注意力。
这枚烙印,在他还没有成为夷陵老祖之前,身上也有一块。
而此时蓝忘机身上的这块,无论是位置还是形状,都和他生前身上的那块毫无二致,不由得他不眼熟、不奇怪。】
     好家伙,看来这块烙印一定和魏无羡脱不了干系了,再想想之前的戒鞭痕。这两人啊,真是算不清了。
     【他自问生前与蓝忘机并没有什么铭心刻骨的交情。虽是同窗过,历险过,并肩作战过,但从来都如落花流水,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蓝忘机是姑苏蓝氏的子弟,这就注定他必然既“雅”且“正”,与魏无羡性情颇不相容。】
     魏无羡顶着众人的视线心虚的说道:“这不能怪我啊,当初蓝湛一见我就冷言冷语的,不给我好脸色看,我当然以为他不喜欢我了。”
     江厌离道:“阿羡这孩子,看别人的姻缘那么准。怎么一到自己那,就迷糊了呢?”
     江澄道:“那还用说,肯定是把那些都用到撩姑娘上去了呗。”完全弃魏无羡给他的眼神于不顾。
     蓝忘机在魏无羡耳边轻轻说了一句:“回去再说。”魏无羡已经料到自己的下场了。
     江澄,你给我等着。魏无羡暗中咬牙想道。
     【魏无羡感觉他们关系不能说差,但也不好意思说好。估计蓝忘机对他的评价也和旁人一样:邪气肆虐正气不足,终有一日必成大患。魏无羡叛出云梦江氏、成为夷陵老祖之后,和姑苏蓝氏结的梁子也不能说小,尤其是他临死前那几个月。若蓝忘机认定他是魏无羡,他们应该早就打得昏天黑地了才对。】
   “我…从未如此想过。”蓝忘机道。
   “我知道,我知道的。蓝湛,是我不对。我从未想去好好了解你的意思,只看到了表面,你别生气。”魏无羡连忙说道。若他当时能多深入思考一下,多注意一下他的每个神情,每个语气。他们也行就不会有这十三年了。
   “你没有错,我也没有生气。我当时应讲清的。”我怎会有伤你之心,只是想让你远离外界喧嚣,护你一世周全。
     当初若有一人能讲清,或许一切都会改变。
     【魏无羡把心一横,扑身上榻。
他记得蓝忘机非常讨厌和别人身体接触,从前碰他一下能被掀飞出去,若是这样还能忍,那就绝对不是蓝忘机了。他会怀疑蓝忘机被夺舍了!

魏无羡整个身体凌驾于蓝忘机上方,双腿分开,跪在他腰部两侧,手则撑着木榻,把蓝忘机困在双臂中央,脸则缓缓压下去。两张脸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近到魏无羡都快呼吸困难了,蓝忘机终于开口了。

他沉默了一阵,道:“下去。”

魏无羡厚着脸皮道:“不下。”

一双瞳色极浅的眸子,近在咫尺,与魏无羡对视。蓝忘机定定看着他,重复了一遍:“……下去。”

魏无羡道:“我不。你让我睡在这里,就该料到会发生这种事。”】
   “你你你…”蓝启仁是彻底被气的连话也说不上来了,只能用手指着他。
     魏无羡直接扭过头只当没看见,倒是藏色散人对蓝启仁说了一句“老古板”。子肖母,这话说的还真没错。
     【魏无羡怎么也没料到是这个下场,动了动想起身,腰部却是持续一阵酸软无力,竟是只能以一个窘迫的姿势,紧紧贴在另一个硬邦邦的男子身上,整个人都懵了。

蓝湛这些年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这还是以前那个蓝湛吗?!

被夺舍的是他才对吧?!?!

他内心正惊涛骇浪,忽然,蓝忘机微微起身。魏无羡以为他总算是不能忍了,精神为之一振。谁知,蓝忘机轻轻一挥手。

灯灭了。】
   “蓝湛你怎么能这样。”魏无羡‘生气’的道。
   “怎么了?”蓝忘机以为魏无羡在为定住他一事而生气。
   “我都爬到你身上了,你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太伤我心了。”魏无羡道。
     蓝启仁瞪了他一眼,又在心中称赞蓝忘机的行为,看来还不是太严重吗。
     蓝老先生,别老乱立Flag,要不打脸的时候多疼啊。
     蓝忘机咳了一声道:“你当时,躺在右边。”心脏在左边。
     魏无羡反应过来立马笑开了花,道:“我就知道我家蓝二哥哥最喜欢我了。”
   “嗯。”蓝忘机应了一声表示赞同。
  

·蓝老先生你捂着脸干吗

  

评论(14)

热度(410)